主页 > Y生活通 >残酷冰冷的生育至上反乌托邦:《使女的故事》 >

残酷冰冷的生育至上反乌托邦:《使女的故事》

2020-07-18来源:Y生活通
点赞:422

残酷冰冷的生育至上反乌托邦:《使女的故事》

  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1985年获得总督奖的反乌托邦小说《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过去曾改编为同名电影,但书迷反应和评价十分两极;今年,由影音媒体「葫芦」(Hulu)製作首次将小说影集化,以缓慢地步调揭开了骇人故事的序幕。

  《使女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不久的将来,美国政府因种种事件而被取代,成为政教合一的神权式极权主义国家:基列共和国。由于核废料环境污染使许多人失去了生育能力,而那些保有生育机能的少部分女性则被政府追捕,被迫成为没有名字、专门为社会上层菁英生育的奴隶「使女」。

残酷冰冷的生育至上反乌托邦:《使女的故事》

  在第一集的开场镜头,伊丽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饰演的女主角带着女儿在树林里奔跑试图逃离追捕,但在几分钟后她们仍然被维安部队抓到。接着时间跳到不久之后,莫斯的角色已经变成「使女」奥芙弗雷德(Offred),其名字意为「of Fred」,用来表示她服侍的对象为大主教弗雷德‧沃特弗德(Fred Waterford)一家。在这幕场景中,她坐在豪宅里一间简约的小房间,头戴白色帽子、穿着一件厚重到足以窒息的血红色长袍。

  她用疲倦平淡地语气说道:「这里有一扇挂着白色窗帘的窗户且玻璃是防碎的,但他们害怕的不是我们逃走,而是用其他方式逃脱:例如用尖锐物划开自己的身体,或是拿床单上吊。我的名字是奥芙弗雷德,我曾有过另一个名字,但现在被禁止提起。」她将困惑又麻木地在这个可怕陌生的新世界里生存。

残酷冰冷的生育至上反乌托邦:《使女的故事》

  接着场景进入奥芙弗雷德初来此地的记忆,丽迪亚嬷嬷是训练中心里严厉的训练师,专门教育新进使女:援引经文灌输生育观念和知识,并用电击棒威吓新人。除此之外,她还在课堂中将社交软体「Tinder」比拟为道德沦丧的原因之一,导致神发起了这场不育灾难。最后,她解释了作为育种者的使女职责:「你们这些女孩将侍奉忠实的宗教领袖及他们不育的妻子,你们将为他们受孕,真是太幸运了!」

  小说作者爱特伍也受邀为影集的顾问製作人,她还在随后的场景里客串演出:当使女们在接受洗脑课程时,她对犹豫的奥芙弗雷德煽了一巴掌。

  这是充满《1984》风格的偏执和双面世界。表面上,它是一个平静有礼的国度,每个角落都有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全,随身携带机关枪守护社区;但在肤浅的表层下,它其实是个绝望、恐惧和压迫的世界。女性被剥夺一切,包括丈夫、儿女、工作、个人财产和名字,以及性自主的权利和生殖自由。

  令人作呕的「授精仪式」没有过分夸张地场面,而是以一种精神上的残酷描绘。当大主教与使女行房时,夫人(大主教的妻子)必须控制住使女,并面无表情地旁观整个过程。无论是囚徒或压迫者,都被迫见证这场用吟诵经文伪装成有教化意味的仪式,其本质却是非人性的噩梦。

残酷冰冷的生育至上反乌托邦:《使女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自由迅速消失的警示,以及女性掌控生殖自由权利的省思。或许很难想像,爱特伍三十多年前写下的故事,在今日的电视萤幕上竟仍能毫无违和的演出。正如丽迪亚嬷嬷对使女洗脑时所说:「我知道你们一定感觉很奇怪,但『普通状况』只不过是你过去习惯的状态,眼下或许不是你们认为的『普通状况』,但过了一阵子就会习惯了。」身处在一个性骚扰和丑闻仍经常成为媒体版面的世界,《使女的故事》里的父权体制离现实并没有那幺遥远,而这才是最可怕的部分。

影剧资讯
《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Bruce Miller,2017年开播

 书籍资讯

《使女的故事》-天培,2017[新版]

[博客来]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