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展宗旨 >听力检验=耳朵检验大马40%受访者分不清 >

听力检验=耳朵检验大马40%受访者分不清

2020-06-25来源:发展宗旨
点赞:324
听力检验=耳朵检验大马40%受访者分不清听力检验=耳朵检验大马40%受访者分不清听力检验=耳朵检验大马40%受访者分不清听力检验=耳朵检验大马40%受访者分不清

(吉隆坡讯)听力受损并非疾病,但是,听力受损可以影响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生活品质,如果置之不理,长久的听力受损甚至可以影响脑功能,让人逐渐失去言语和认知能力。马来西亚一项有关听力的调查显示,国人对听力受损的醒觉和接受程度低弱,并认为丧失听力是年老的象徵,无药可治也不予理会。专家认为,提高听力健康意识应从定期听力测试开始,以尽早发现问题,避免听力受损持续恶化。

听力护理器材供应商于2017年1月至3月,在全马对578人进行听力调查。调查显示,362名受访者(65%)不曾接受过听力测试,而448名受访者(77%)表示自己或家人曾面对耳鸣、眼花或头晕、听力困难这三大听力症状。

Nessa首席执行员卡诺汉(Olivier Carnohan)指出,听力是人类第五感官,与脑中枢及语言皆有重要的联繫,听力受损或失去听力后将“一去不复返”,听力再也无法被修复和痊癒,显见听力对人而言是何等重要。

他说,全马听力调查显示,36%受访者不知道自己或家人曾否面对听力受损的症状,只有18.8%受访者坦承自己和家人曾面对听力困难,由此可见,大马民众缺乏对听力受损的关注和醒觉。

他声称,73%受访者不曾接受听力检验,也对家人曾否接受过听力检验表示不知情,另有228名受访者(40%)不知道听力检验和耳朵检验是否相同,而100名受访者(17%)相信两者是一样的。

太迟戴助听器 言语能力受创

他提出,少于半数的受访者面对听力受损时会咨询听力学家或助听器供应商,而35%受访者不予理会,抑或寻求传统或中医治疗。

“虽然有60%受访者表示会咨询医生,但是,有些医生未必能够提供帮助,曾有医生告诉病人说,听力损失是年长所致,没有治癒的方法,病人只好失望而返,这也是医生缺乏意识所致。”

他指出,42%受访者坦承一旦面对听力受损时会选购助听器佩戴,并认为小型或隐形式助听器是重要考虑的因素,接近60%受访者则表示胥视情况决定是否佩戴助听器。

他说,绝大多数受访者认同助听器能够提升与家人及朋友的连繫,提高自信、自理能力及生活品质,话虽如此,事实上仍有许多人不愿购买有必要用到的助听器,反而花钱购买没有必要的奢侈品。

他补充,曾有听力受损者长达6年没有佩戴助听器,以致听力恶化,最后虽戴上了助听器也听得见旁人说话,但已失去了语言的记忆,无法理解他人所说,也无法表达心理所想,说话及沟通能力受影响。

听不见酿意外

大马健康学会(Malaysian Wellness Society)主席兼老人医学内科顾问拿督拉基班星(Rajbans Singh)医生指出,丧失听力或听力受损是长者常见的老化问题,虽然不是疾病,但是却可以引发其他的问题和疾病。

他说,衰老会使人失去许多体力上的运动如咀嚼及消化、动作缓慢,记忆、视力和听力也越来越差,整体生活品质下降。

他声称,已有研究显示,听力受损与精神问题、记忆衰退、失智症等疾病连接,而听力不良,听不见环境四周的声音,例如汽车经过也可以导致被撞或跌倒等意外。

“许多丧失听力的长者面对分离、孤独和患上忧郁症等问题,改善听力肯定能够为他们带来生活上的改变。”

听力受损者失智风险高

 

Nessa PTE代医药主任古力尔(Ogan Gurel)医生指出,听力深深牵动着人体和社会生存的功能,并影响我们脑部的整体健康,所以照顾听力,不管是尽量避免可导致我们听力受损的噪音,还是使用适当的装置或助听器,可具体改善知觉和听力的不足。

 

他说,越来越多的研究和调查证实,听力受损和脑功能息息相关,其中美国约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学一项调查显示,听力受损与年长的认知能力加速衰退有关,听力受损的长者比保持听力的长者,有更高患上失智症的风险。

 

他提到,未来的保健技术将注重于保健管理中的保健科学,这意味着应用科学将解决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在医疗保健方面的运用。该公司已开发首个遥控服务的助听护理系统,并计划在市场上提供便捷的听力检验服务。

 

另外,退休警员福利协会“Skuad 69 PDRM”主席阿都阿兹峇卡(Abdul Aziz Bakar)指出,该会许多会员当年因为接受鎗击训练,经常暴露在强烈噪音下,加上没有保护听力的配备可用,以致年长后出现听力受损的问题。

 

他坦承,他就是其中一名听力损伤的职业病受害者,因此,他非常清楚听力受损的痛苦。所幸他遇到助听器供应商,经检验后佩戴助听器,与人沟通及生活上的许多不便因此获得改善。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