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展宗旨 >我曾听过关于这个网站的传言,但一直无法相信它真的存在 >

我曾听过关于这个网站的传言,但一直无法相信它真的存在

2020-07-10来源:发展宗旨
点赞:214

我曾听过关于这个网站的传言,但一直无法相信它真的存在

我曾听过关于这个网站的传言,但一直无法相信这种网站真的存在。我眼前的页面应该是一份暗杀名单,我可以辨认出其中的人物相片,大多数是知名政治人物,而每一张相片旁都标有价码。网站创建者使用的化名是「桑畑三十郎」(Kuwabatake Sanjuro),他认为如果可以买兇谋杀某人而不被发现 —— 这里指的是完全不会被发现 —— 绝对有人会这幺做,而这正是他创立网站「暗杀市场」(Assassination Market)的原因。网站首页列有四项简单的指示:
 
>在清单上新增姓名
>在姓名旁新增下注金额
>预测此人何时会死亡
>预测正确者可赢得赌注总额
 
「暗杀市场」并不会出现在 Google 搜寻结果,而是隐身于加密网路世界,一直到近期,都仅能透过浏览器「Onion Router」(亦称为「Tor」)进入网站。Tor 的前身是一项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计画,不过目前是以非营利组织的形式营运,部分资金来自美国政府以及多个民权团体,全球数百万人因此得以匿名且安全地浏览网路。[1]简而言之,Tor会对电脑活动进行多重加密,并且透过数个网路节点选路(routing),亦即所谓的「洋葱路由器」(onion routers),如此一来便可以隐藏电脑活动的来源、目的地、以及内容。一般人不仅无法追蹤 Tor 的使用者,也无法搜寻到採用 Tor 隐匿服务的网站、论坛、以及部落格,这种服务同样採用流量加密系统隐藏网路位置。

儘管「暗杀市场」架设在网路中鲜为人知之处,却不难搜寻,只要利用正确的方式即可。必备工具就只有一种简单(且免费)的套装软体,接着登录网站、完成指示、再等待便大功告成。虽然无法确实得知究竟有多少人正在参与「暗杀市场」的活动,不过在我写作本书的同时,如果我正确预测美国联準会(Fed)前主席班.柏南克的死期,大约可获得五万六千美元的赌金。

在一般人眼里,这可能是毫无意义的赌注,毕竟要猜对特定人物的死期非常困难,因此「暗杀市场」有第五项指示:
 
>可选择任何方式让自己的预测成真

 
「暗杀市场」是网路行为的极端实例,在众人熟悉的 Google、Hotmail 以及亚马逊之外,网路还有另一种面貌:暗网。

对部分人而言,暗网是由 Tor 隐匿服务构成的加密网路世界,在此使用者既不会受追蹤、身分也不会曝光。其他人则将暗网定义为不在传统搜寻引擎搜寻範围内的网站:这个未知领域包含受密码保护的网页、无连结的网站、以及仅有知情者可存取的隐藏内容,有时也以「深层网路」为人所知。此外,暗网也成为包山包海的代名词,泛指无数令人震惊、不快、且极具争议的网路角落,那是属于想像中的罪犯和各种各样的掠食者的国度。

就某个程度看来,暗网的确如上述所言,然而我认为暗网并不只是个特殊领域:与众人聚集的网路完全相异又紧紧相连的地下世界;完全自由且匿名的世界;在此使用者可以随心所欲地发言、行动,不受审查、不受管理、更没有社会规範约束。暗网之所以晦暗,是因为一般人鲜少亲眼见到:暗网既隐密、不为人所知、又行事低调。

本书的主题并不是 Tor 隐匿服务,反而多是在探讨读者已十分熟悉的网路领域 —— 社群媒体网站、普通网页、论坛、聊天室 —— 不过本书的重点在于一探特定的文化和社群,对于不是其中一分子的人而言,这些社群文化不仅黑暗更危机四伏,值得研究的原因并非其代表普遍的网路行为,而是因为这些族群一般最常遭到误解、也最乏被理解的机会。

暗网经常成为新闻题材,内容不出以下几类:年轻人散布自製色情影片、网路霸凌事件以及在网路对陌生人恶意攻讦、激进政治分子宣传思想、非法商品及药物流通、以及机密文件仅一键之差就要登上头版,这类事件几乎天天上演,然而整体来看,暗网依旧是个未经发掘且鲜为人知的世界。在现实中,几乎无人曾冒险深入网路的黑暗深幽之处,以仔细研究其中的网站。

我从二○○七年开始研究激进社会/政治活动,费时两年追蹤欧洲及北美地区的激进伊斯兰极端分子,试图拼凑出一个四散又极为凌乱的现实世界人际网络:由认同盖达组织意识形态的年轻人组成。二○一○年当我的工作告一段落时,世界似乎已经大不相同;我眼前的每一种新型社会或政治现象 —— 无论是阴谋论者、极右派分子、或是毒品文化 —— 在网路上的据点与活跃程度皆日益增加。我通常会访问相同的对象两次,一次透过网路、一次则是面对面访谈,而且总是会觉得自己彷彿访问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我所探寻的平行世界有截然不同的规则、行为模式、以及核心人物,每当我认为自己触及特定网路文化的边界时,就会发现另一个与之连结、未经探索的祕密领域。有些领域需要一定程度的技术能力才能进入,有些则几乎毫无进入门槛,儘管这些网路空间对许多人的生活与身分益加重要,大多数仍隐身于线上世界中:无法进入、也无法看见。于是我决定主动开始搜索。

我的旅途引领我走进全新的领域,无论是网路或现实世界中皆是如此。我加入恶名昭彰、在网路惹事生非的团体,并成为其中的版面管理员;我花费数星期潜伏在专门讨论如何自残、绝食或自杀的论坛;我在 Tor 隐匿服务构成的迷宫世界中探险,寻找毒品和研究儿童色情图片网;我亲眼观察新纳粹分子和反法西斯团体在热门社群媒体网站掀起论战;我也登录成为新兴色情管道的会员,试图了解自製色情影片的最新潮流。我拜访巴塞隆纳的一处空屋,支持无政府主义的比特币程式设计师佔此地为王;我造访由疲惫不堪的蓝领男性组成的俱乐部,访问极端民族主义者;我也走进三名女子凌乱的卧房,观察她们如何在相机前做出性感挑逗的动作,由此吸引数千名观众并赚进一小笔财富。在探索和比较这些新世界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回答一个难解的问题:「匿名」与「连结」这两项特性是否释放了人性的黑暗面?若真是如此,原因何在?

本书的目的不在于评估网路的优、缺点。使「暗杀市场」得以运作的匿名特性,也同样能让吹哨者、人权活动团体、以及社运人士活跃于网路,就我所知,有多少破坏性次文化存在于网路,就有多少正向、有益、有建设性的网路文化。

由于网路已经与大众的日常生活紧紧交织,我们对匿名、隐私、自由、以及审查的认知也因此面临挑战,网路催生出一个尚待解答的难题:我们是否应该拥有在网路上完全匿名的权利?我们的「数位身分」是否与「真实身分」有所区别,而这又意味着什幺?当我们隐身在电脑萤幕后,是否有做出特定行为的倾向?而在各种想法充斥于滑鼠点击之间的世界,言论自由的极限又在何处?

当今网路在社会所扮演的角色引发诸多激辩与讨论,而上述问题正是争论的核心,随着网路生活的比重日益增加,这些问题的重要性也会随之大增。我并不会在书中提出任何简单的答案或解决方式,我也不认为这一切有简单的解答,本书并非意在点燃论战,而是以更中性温和的方式,描绘出这些问题如何在社会边缘萌生,至于其背后所代表的意涵,就交由读者自行判断。
 

 
如众人所知,网路诞生于一九六○年代后期,原本是一项小型科学计画,由美军旗下的研发机构「高等研究计划署」(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ARPA)出资并营运。美国国防部希望建立一套「高等研究计划署网路」(Arpanet)连结多台电脑,以便美国顶尖学者共享资料集和珍贵的电脑空间。一九六九年加州的两台电脑首次完成网路连接,不过网路的发展十分缓慢。
一九七三年七月,伦敦大学学院有位年轻的电脑科学教授彼得.克斯汀(Peter Kirstein),透过大西洋海床的电话线从英国连上Arpanet,于是克斯汀成为全英国第一位连线上网的人物。克斯汀向我表示:「我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所有人都不知道。我们这一群科学家和学者,一心只想尝试建立和维护一套可以快速、简单分享资料的系统。」Arpanet以及取而代之的网际网路,都是以提升学者共同工作的效率为原则建立:一个开放、分散、易于使用、且毫无审查制度的网路。这些概念恰好阐明了网路的定义:一个充满无数使用者、资讯、以及想法的世界。

一九七八年,电子布告栏系统(Bulletin Board Systems,BBS)问世,而在一九七九至八○年间,网际网路交流系统「Usenet」也随之登场,网路生活从此跨入新的世代。Usenet与BBS不同于与世隔绝的Arpanet,可说是聊天室与论坛的先驱,任何拥有数据机和个人电脑的使用者都可以进入。虽然以现在的标準看来,两者都又小、又慢、又简陋,在当时却吸引了数千名对虚拟新世界感到好奇的使用者。直到九○年代中期,提姆.柏纳李发明了全球资讯网(World Wide Web),网路世界就此脱胎换骨:从电脑爱好者与学者经常造访的小众地下场所,摇身一变成为热门去处,使用者则是数百万名跃跃欲试的网路新手。[2]

根据英国公开大学大众认知与科技教授约翰.劳顿(John Naughton)的看法,网路空间在此时的意义不仅止于多部电脑形成的网络,使用者认为网路是拥有独特文化、身分、以及规则的「新型态空间」。数百万名「普通人」来到网路世界,不禁令人又恐惧又好奇,这种新的沟通形式会对大众造成什幺影响。许多科技进步论者如杂誌《Wired》和《Mondo 2000》,大声欢呼网路革命的到来,这派人士相信网路空间象徵学习和启蒙的新曙光,甚至有可能消弭国界。这一派最具代表性的着作,是美国网路自由主义散文家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于一九九六年发表的《网络空间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文中声明:「现实世界中关于财产、言论、身分、社运、以及脉络的法律概念,皆不适用于网路空间……网路使用者的身分不具实体,因此,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公民,我等不因人身遭到胁迫而屈服于任何指令。」巴洛认为网路表面上具备的无审查以及匿名特性,有助于培养出更加自由、开放的社会,因为众人可以抛开现实世界中固有身分的束缚,并且创造一个全新的自己。(杂誌《纽约客》〔New Yorker〕的说法更言简意赅:「在网路上,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当时的顶尖心理学家对于网路生活如何影响大众经营自我身分的不同面向,抱持保守但欢迎的态度,例如雪莉.透克(Sherry Turkle)于一九九五年发表极具影响力的网路身分研究《萤幕生活》(Life on the Screen)。

然而另一派人士忧心如果没人知道你是一只狗,究竟会发生什幺事,父母则担心受怕孩子染上「数据机热」。透克提出研究结果不久之后,另一位心理学家约翰.苏勒尔(John Suler)便投入早期聊天室使用者行为的研究,他发现聊天室使用者在线上的态度,倾向较具攻击性也较为愤怒,在现实生活中的态度则较温和。苏勒尔认为原因是在电脑萤幕的保护之下,网路使用者会觉得现实世界的社会限制、责任、与规範不再适用;苏勒尔也指出,无论是完全匿名或被视为匿名(感知匿名)的情形,都会促使网路使用者探索自我身分,但也可能导致使用者因不必忧心承担后果而做出不当行为(二○○一年他将这个现象称为「网路去抑效应〔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

 
在一片沈重气氛之中,激进自由意志主义论者金.贝尔(Jim Bell)率先以保障网路匿名为基础,提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推论。一九九二年后期,加州出现一个名为「密码叛客」(cypherpunks)的激进自由意志主义团体[3],透过电子邮件清单的形式提案并讨论,可以如何利用网路空间确保个人自由、隐私、以及匿名性。贝尔就是清单中的一员,他深信如果公民能利用网路发送隐匿加密讯息,也能使用无法追蹤的货币进行交易,就有可能针对任何一种商品打造运作良好的市场。一九九五年,贝尔在〈暗杀政治〉(Assassination Politics)一文中阐述自身想法,并将文章透过电子邮件清单传送,而即使是死忠的自由意志主义论者也为之胆颤心惊。

贝尔提出,可以建立一个特殊组织,要求参与者针对特定公众人物匿名捐赠数位现金后,集结成一份总奖金,而任何能够正确预测特定人物死期的参与者,则可以获得这份总奖金。贝尔认为这种行为并没有违法,仅是另一种形式的赌博,但其中的狡诈之处在于:如果有足够的群众对特定个人的不满达到一定程度 —— 每人只需匿名贡献几块钱 —— 总奖金就会丰厚到足以诱使部分人加入预测的行列,并且亲手实现自己的预言,进而赢得大量总奖金。加密讯息和不可追蹤的支付系统就是在此时发挥作用,群众集资、且无法追蹤的谋杀行动会循以下模式展开:首先,準刺客透过加密讯息发送自己的预言,只有发送人本人才知道开启讯息的数位密码。接着刺客在行兇之后,将密码寄送给主办组织,让组织解锁他的(正确)预测结果。一旦组织确认预测无误(八成是透过新闻得知),以捐赠数位货币形式累积而成的总奖金,便会採加密档案的方式公布于网路上,同样的,这份档案仅能由做出预测的本人製作出「金钥」并解锁开启。在所有参与者都对彼此身分一无所知的情形下,该组织还是可以验证预言的正确性,并且颁奖给精準预测的赢家。

贝尔认为,整个活动中最大的优点就是网路提供的匿名特性,可以保障参与各方的权益,除了杀手本人(以及受害者)也许要负担一定风险之外。即使警方调查出贡献暗杀名单奖金的参与者,这些赞助人也可以诚实以对,说明自己从未直接表达期望特定人物死亡;主办暗杀市场的组织对警方也同样爱莫能助,因为组织既不知道谁是赞助人,也不知道谁做出预测,更不知道谁解锁开启了档案。然而,贝尔的构想重点不在于摆脱谋杀罪,他认为这套制度足以施加民意压力,促使民意代表有良好表现,民意代表的表现越差劲,就越容易激怒选民,也就越容易累积大量的暗杀总奖金,并且对潜在暗杀兇手形成诱因。(贝尔坚信如果过去有这类市场存在,史达林、希特勒、以及墨索里尼都会遭到暗杀身亡。)在理想情形下,没有人会因此身亡,贝尔希望这类市场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吓阻所有人投入选战,他在文中指出:「彻底匿名、彻底保密、彻底安全……只要集资过程容易又安全,就会使得滥用职权的公职,成为风险极高的选项。最有可能的状况是,任何职位高于县市长的政治人物,都不愿意承担继续在职背后的风险。」

一九九五年,贝尔写下〈暗杀政治〉一文时,这一切都只是假设情况,儘管贝尔认为这类市场最终会导致全球所有的政府垮台,现实世界却尚未跟上他的想像。将近二十年之后,随着比特币这类数位货币、Tor一类的匿名浏览器、以及值得信赖的加密系统一一问世,贝尔的预言终于成真。三十郎于二○一三年夏季创办「暗杀市场」时写下:

不过,科技发展必然会走到这一步……如果有人利用法律对付你,而且/或是侵害你的生命、自由、财产、贸易、或追求幸福的权利,现在你可以选择报复,只要舒服地坐在客厅、用安全的方式,就能减少对方的寿命。

目前「暗杀市场」列有至少六个人名,虽然网站宗旨很吓人,但就我所知,至今尚未有人遭到暗杀。「暗杀市场」的重要性不在于发挥暗杀功能,而是网站的存在本身就具有意义。这种创意与创新就是暗网最典型的特徵:这个空间毫无限制、挑战陈规、思想不须经过审查,无论是何种兴趣和欲望都可以在此公开。暗网展现的全是人性中最危险、迷人、且独特的一面。

注释

[1]二○一○年Tor获自由软体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颁发社会公益企划奖(Award for Projects of Social Benefit),获奖部分原因是提供服务给吹哨者、人权运动团体、以及异议人士。

[2]一九九三年九月,网路服务供应商美国线上(America On-Line)开始为订阅人提供Usenet服务,网友称之为「永恆九月」(the eternal September),以兹纪念大批新手登入网路。

[3]译注:其理念为倡导使用强大密码演算法与隐私增强技术,以促进社会或政治改革。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