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旺生活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2020-07-30来源:F旺生活
点赞:623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逾百名香港潜水员花了近3000小时到海底寻觅珊瑚鱼芳蹤。(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青点鹦嘴鱼,俗称黄衣,以岩石和珊瑚上的藻类为食。成长期间,可以由雌性变性为雄性。(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成年的火烧腰两侧有两条明显深色的垂直宽带,幼鱼(下图)在第二和第三背鳍硬刺带修长幼丝,幼丝在成长时渐渐萎缩。(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粒突箱鲀,俗称木盒,成鱼对潜水员甚有戒心,皮肤可分泌有毒黏液。(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珊瑚鱼资料库将在本周三面世,记录约390种香港珊瑚鱼,市民可凭鱼的颜色找到其相关资讯。(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何嘉欣(左)和佘国豪因为海洋保育而认识,并成为情侣。(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绿色生活:全民记录 香港濒危珊瑚鱼

「Just keep swimming!」动画《海底奇兵》的蓝吊鱼Dory经常说着这口头禅,以鼓励小丑鱼同伴Nemo提起精神,一起畅游七彩大堡礁。虽然香港没有大片珊瑚礁,但珊瑚鱼种类却不少。一班热爱潜水的香港人过去5年做的珊瑚鱼普查,发现香港有近400种珊瑚鱼,佔全球6300种珊瑚鱼的6%!

可惜的是,不少珊瑚鱼曾常见于香港水域,但因过度捕捞等原因,现几近绝迹,包括苏眉、香港红斑等。发起调查的海洋保育组织Bloom Association海洋生物研究员佘国豪(Stan)称:「很多人问香港珊瑚鱼多了还是少了?我答不到,因为根本没有纪录。」因此,组织将于26日(周三)推出网上珊瑚鱼民间资料库,以后有数据可比较。他们亦欢迎市民自行上载珊瑚鱼资料,一起推动海洋保育。

1. 十大常见珊瑚鱼 小丑鱼上榜

根据渔农自然护理署定义,珊瑚鱼是指那些一生或部分时间生活在礁岩一带的鱼类,在香港水域,珊瑚群体生长在沿岸的礁岩地区,并以东面水域的珊瑚群落特别茂盛,提供食物和栖所给各种珊瑚鱼。渔护署指出,香港珊瑚鱼的品种较夏威夷多,并与海南岛相近。「最简单的辨识方法是,餐厅最贵的鱼就是珊瑚鱼,例如石斑、苏眉、龙趸就住在珊瑚区。」

组织2004年起发起「114°E香港珊瑚鱼调查」,联同逾100名潜水员、前渔民、摄影师等义工到香港东面水域潜水考察,累计在海底花了逾17万分钟(约2942小时),记录珊瑚鱼蹤影和生态。统计出本地十大常见珊瑚鱼名单,首名是俗称黄尾石剎(学名斑刻新雀鲷),遇见机率达八成,而港人熟知的泥鯭和小丑鱼亦榜上有名。

「香港有趣之处是由于海水能见度低,但珊瑚偏偏要靠阳光,因此很浅水亦能看见珊瑚,甚至有些会外露,浮潜基本上已可见到珊瑚鱼,不像菲律宾深至30米才看见。」他续指出,香港有冬天和夏天,而且水域分为东西两面,东面海水较清有珊瑚;西面是鹹淡水交界,加上香港有200个岛,令香港的珊瑚鱼物种极多元化。

2. 龙趸苏眉愈来愈少

Stan修毕香港大学生态学及生物多样性学硕士课程,他忆述读书时总会听到香港常见海鱼品种,「我会潜水做研究,既然这些是香港常见海鱼品种,但我又不常见到。究竟是我潜水潜得少?还是找不到牠们呢」?他翻查文献,惊觉本地甚少海洋研究,关于本地珊瑚鱼的学术研究只有3份,「我们如此靠海,渔业曾是香港经济命脉,因此1940、1950年代本已有很多关于渔业的研究。但后来渔业式微,不再是研究重点,加上昔日潜水成本高昂,所以港人对珊瑚鱼认识甚少。有人曾说我们对宇宙的认识多于海洋」。

他发现1960年代以前香港一些常见珊瑚鱼,例如各种石斑与笛鲷鱼,现已近乎绝迹。「香港红斑因香港曾经有很多而命名,但现在已经见不到,因为以前没有限制捕获的尺寸,亦没有教育渔民保育。」Bloom海洋项目管理人何嘉欣(Kathleen)补充,潜水多年她见过苏眉仅一次,「本身很喜欢苏眉,觉得牠的样子很靓,可以长到很大条,亦知道其售价昂贵。后来听到有人说,再之前在香港水域见到苏眉已是10年前」。据网上资料,70年代香港渔民开发香港东南170公里的东沙,苏眉是东沙海域常见的鱼种。但由于多年来被过度捕捞,苏眉现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世界自然基金会製作了一张环保海鲜清单,以红黄绿色分类常见海鲜食用建议,建议港人避免进食红色名单,即芝麻斑、龙趸等。

3. 如何确定新品种?

组织在2016年和2018年,分别发现并发表了4个和15个在香港水域未有纪录的珊瑚鱼品种,周三发布会将公布至少3个新珊瑚鱼品种。「如何确定是否新品种,首先要参考附近海域,台湾海域在香港上方,中国在香港下方,如果台湾和中国都有纪录过类似品种,就有机会到来香港。」Stan说。不过,就算新发现的鱼,亦有机会是被人放生,不应该存在于太平洋水域,故不会列作香港新鱼类别,「好像我在香港见过《海底奇兵》的拟刺尾鲷(俗称蓝吊)Dory,香港并不属于蓝吊的天然分布区域,所以牠不可以列作香港新品种,将资料交给香港大学的专家小组详细研究」。

4. 放生扰生态 人工品种不怕人

Stan提及发现人工繁殖的沙巴龙趸,「由花尾龙趸和老虎斑人工混种而成,可说是一条人工怪物,人工繁殖的品种问题在于牠在野生繁殖不到,但放牠在野外,又会和本地鱼争东西吃,导致生态不平衡」。他说潜水时见到的本地鱼特别机警,见人就走,怕被捉。「但人工品种有时反而会走近人,觉得会有东西吃,不怕人,所以看牠们的行为亦是另一种方法,来判断新物种。」

Stan又分享一些有趣的调查发现,例如竟然在香港水域发现吞拿鱼;而有些鱼幼年时样貌跟长大后很不同,「例如黄色火烧腰(学名双带黄鲈),成长得愈大,背鳍的幼丝就愈缩愈短」。何嘉欣补充:「黑麻麻的乌丝斑是香港常见的鱼之一,但牠的幼鱼却是半黄半紫,很难相信是同一种鱼。在海底影了这条黄紫色的鱼很久,并问其他专家,才知道原来黄紫鱼就是乌丝斑的幼鱼。」为何珊瑚鱼的模样经常改变?Stan指出一些科学家理解,可能是大自然界保护幼鱼的法则,「我们吃乌丝斑,捉鱼时亦追逐这种黑麻麻的鱼,但捉到黄紫色的鱼,会犹豫,吃不吃得呢?」

5. 设海洋保护区禁捕

是次调查目的有三:一、更新香港珊瑚鱼种类,让日后有数据可比较。「即使是大如国际权威鱼类资料库FishBase网站,对南中国海鱼类的资料和照片都甚为缺乏,很多相不是死鱼就是乾涸。」Stan解释。二、供香港政府环境评估时作为基线参考,改变现在有工程才做生态调查的方式,例如他们在果洲、牛尾洲等地各自找到200个珊瑚鱼品种。三、期望标示香港不同海域的珊瑚鱼分布,让政府设立海洋保护区作参考。他说,香港最特别的『海洋常客』其实是垃圾,「见到一系列苹果产品,近来见到无人机,其实是要咩垃圾有咩垃圾,大如冷气机、马桶,我总是想不明白这些如何丢落海?」珊瑚鱼如何在夹缝中求存?「陆地有40%郊野公园受保护,海洋保护区则小于5%。大海与陆地不同,不能够关门设界,因此设立海洋保护区禁止捕鱼是最有效的保育方法。」

文 // 彭丽芳图 // 受访者提供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